衬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衬布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专家激辩中国金融开放进程

发布时间:2021-02-22 16:28:19 阅读: 来源:衬布厂家

专家激辩中国金融开放进程

中国金融开放进程正在不断提速,可谓好戏连台。

中国金融开放进程正在不断提速,可谓好戏连台。  其中,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和“一带一路 ”倡议将助力中国资本走出去;上海自贸区启动自由贸易账户(FT账户)外币服务,RQFII试点地区已增至12个,以及合格境内个人投资者(QDII2)推出在即,这都预示着中国资本项开放再挺进;近日央行调统司司长盛松成更是预计,汇率市场化改革、资本账户开放一两年内基本可以完成。

在这一“百花齐放”的背景下,对于中国金融开放的谏言和风险防范便显得尤其重要。由复旦大学主办的“上海论坛2015”便以一场“中国金融开放与亚洲市场一体化”的高端圆桌解读了中国金融开放所需要注意的方方面面。  管涛 :“一带一路”、亚投行推动中国多元化资本输出  长年以来,美债是中国的主要储备资产,而其较低的投资收益也将外汇储备多元化推上了议程,“一带一路”倡议、亚投行可谓为之打开了一扇窗。  国家外管局前任国际收支司司长、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管涛表示,当下中国对外资产6.41万亿,对外负债2.43万亿,净资产1.77万亿,仅次于日本 。中国对外资产以储备资产为主,剔除这一部分后,我国民间部门为对外净负债。  “中国投资收益常年为负,但并不意味着中国对外资产的流失,主要意味着中国对外资产投资结构错配。”管涛表示。  此前,《第一财经日报》曾报道称,就中国的资产负债结构来看,中国对外资产以外汇储备资产为主,对外负债以股权型负债为主,即主要以股权型负债吸引外资,通过外汇储备对外进行以债权为主的投资。而两者的投资收益率相差近20%,这是造成此前中国对外投资收益持续逆差的根本原因。  对此,管涛认为这有利有弊,因为与证券投资相比,外汇储备资产拥有相对稳定的收益。不过,他也认为中国要提高外汇资源的使用效率,“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国加快构建高水平的对外开放新格局的重要战略部署。”  他建议,“一带一路”沿途六十多个国家千差万别,应区别对待,要树立买者自负、风险自担的市场意识,用市场化方式管控对外投资风险。此外,要发挥好政府作用,即积极推进贸易便利化,深化金融合作,推进亚洲金融体系稳定化,强化多边合作。  就亚投行而言,“未来中国的私人部门不排除和亚投行这一类多边金融机构合作,推动中国资本的走出去。”他表示,亚投行的成立应该是中国参与国际金融治理改革的重要步骤,中国要树立国际视野、采取开放心态,且亚投行也不能照搬国内的体制运行。  施俐娅:FT账户推动金改风险管控要创新  说到中国金融开放,资本账户开放势在必行。同时,吸取了1997年金融风暴的教训,对于开放后可能出现的风险也不得不防。  4月22日,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正式宣布上海市开展自贸区分账核算业务的金融机构,可按相关要求向区内及境外主体提供本外币一体化的FT账户金融服务,标志着FT账户外币服务功能的正式启动。  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跨境人民币业务部副主任施俐娅解释称,FT账户是指银行为客户在上海自贸区分账核算单元开立的规则统一的本外币账。对境内企业来说,拥有FT账户相当于拥有一个可以和境外资金自由汇兑的账户;对境外企业来说,则意味着其可以按准入前国民待遇原则获得相关金融服务。因此,FT账户也被赋予中国金融开放“试验田”的意义。  FT账户对境内企业的利好效应是实实在在的,大大降低了融资成本。“外资企业与生俱来就可以境外融资,但境内中资企业要一层层批,才可以获得境外融资,这一个通道没有打开过,但是在试验区里,在新的政策框架下,只要符合融资标准的境内企业,就能受到同外资企业一样的待遇,这也得到了企业的正面反馈。”施俐娅称。  当然,风险防控不可缺位。“我们在防范风险方面借鉴了国际上的做法,但也做了创新尝试。”施俐娅介绍,分账核算管理的安排是首要措施,这主要考虑到对跨境、跨市场交叉传递风险的防控,要求金融机构为自由贸易账户提供的可兑换资金自由进出服务方面,要和普通业务资金分开核算。  此外,试验区还引入了宏观审慎管理的理念。“这是没有先例的,因为宏观审慎只是对金融体系的稳健性管理,在境外融资和跨境资金领域方面从未施行。”施俐娅介绍称,在资本大量流入的情况下,从总量上可以通过“宏观审慎调节参数”的方式实现逆周期调控 ,解决由于实体经济顺周期行为而产生的风险。  具体而言,施俐娅解释称:“我们的条件参数是嵌入在实体经济的涉外经济活动当中的。比如说境外融资中,企业可以融资的资本金总量的两倍还要乘上宏观审慎参数,现在可能是1,以后大量的顺序周期资金流入时可能就要调节成0.8。”  “此外,考虑到短期和长期资本大量流入的风险不同,本币资金流入和外币资金流入也不同,所以这里面有嵌入性的结构调整,例如我们设有期限风险转换因子、币种风险转换因子,做宏观审慎的时候可以做结构性调整。”  乔依德:人民币加入SDR要顺势而为  对于人民币国际化而言,还有一件极具全球影响力的事件不容忽视。IMF当前正在开展五年一次的SDR货币篮子构成检视,各界对于人民币此次加入SDR的预期不断升温,希望人民币能以此成为全球储备货币。  不过,上海发展基金研究会秘书长乔依德指出,人民币加入SDR要顺势而为,关键是看人民币是否能够实现“自由使用”标准。  “今年人民币加入SDR存在可能性,但更重要的是推动国内金融改革,即使今年无法加入,改革步伐也不能停。”此前乔依德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乔依德在会上表示,2010年人民币试图进入其中但是失败了,今年再次获得中国政府的重视。之所以这样做的原因有,纳入SDR可以大大提高人民币的国际地位,可以强化SDR的稳定性,对人民币国际化大有裨益;此外,人民币纳入SDR倘能成真,将会对国际货币体系改革产生积极作用。“虽然人民币进入SDR会有好处,但也没有那么大,国人应该淡定应之。”  具体而言,IMF对篮子货币有两条标准,第一条是该货币的发行国在过去五年内货物和服务出口额位居前列,第二条是IMF认定该货币为可自由使用货币。IMF在2010年对SDR进行评估时认为人民币已经符合第一条标准,但在第二条标准上仍然存在一些差距。对于“可自由使用”标准,IMF主要考察四个指标:该货币在国际外汇储备中的份额、以该货币计值的国际银行借贷、以该货币计值的国际债券,以及即期外汇交易量。  其实,正如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此前所言,加入SDR对于中国而言更多的是象征性作用,中国需要做的是进一步深化金融市场,这样才能推动人民币真正成为全球储备货币。

尚浩宇公考

浩宇教育

尚浩宇教育怎么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