衬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衬布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亚洲会选择哪一种模式的贸易综合体大国阳谋

发布时间:2021-01-25 10:22:27 阅读: 来源:衬布厂家

亚洲会选择哪一种模式的贸易综合体? 大国阳谋

大国阳谋

11月10日,APEC领导人非正式峰会在北京开幕,来自亚太21个地区的领导人将在这里提出他们各自对于该地区未来合作关系的倡议与展望。

在APEC成立25周年之际,他们更希望能借此次峰会对这个自1989年便开始运行的机制进行一次全面的升级——贸易自由化和投资便利化是该机制建立的初衷,如今这一目标将被覆盖在一个更加现代的地区合作关系模型之下。

TPP进入深水区

自从2009年美国总统奥巴马提出重返亚太战略以来,历次的APEC会议总是处于其所提出的泛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的包围之下,面对着这一意味着更高贸易合作级别,但也更多贸易冲击的合作模式,APEC成员的态度大相径庭。

亚太经合组织21个成员中目前有12个采取了“脚踏两只船”的策略——即同时拥有APEC和TPP身份。他们虽然在参加着TPP的谈判,但是也在TPP缓慢的推进中仔细地打量着新的合作机会。

10月27日,TPP的12个成员国的贸易部长在悉尼举行了最新一轮的谈判。在3天谈判过后,12名TPP成员再次重申了全面取消关税原则,但是在关键问题——市场准入领域的分歧依然难以弥合。在此次部长级会议上,谈判涉及了10个领域,但是超过半数未能最终达成一致。

“我们注意到各方都准备好做出一些艰难的决定,包括进展迟缓的一些关键问题,如在知识产权、市场准入、国有企业等领域;但这距离签订最终的签署还差得很远。”澳大利亚贸易和投资部部长安德鲁 ·罗布说。

目前TPP谈判中最难啃的骨头是日本 。日本加入TPP谈判的目的是利用该协定的贸易自由化便利促进其经济增长,摆脱已经深陷近20年的“通缩怪圈”。如今,面对国内的经济颓势和“安倍经济学”三支箭头的射偏,日本政府对于进一步开放市场的让步空间已经变得非常狭小。

就在召开12个TPP成员国部长级会议前,日本经济财政大臣甘利明与美国贸易代表迈克·弗罗曼单独举行了一场双边谈判,在长达一小时的磋商过程中,双方虽然就日本农产品进口关税等问题多次交换了意见,但最终无果。“当前TPP谈判正处于关键阶段,日本需要进一步开放市场。”弗罗曼强调说,“只有达成宏伟、全面的高标准协定,TPP才能成为重振日本经济的强力催化剂”。也正是因为美日在该问题上的相持,导致了TPP谈判自去年开始就陷入了僵局,而原本在2013年底签署TPP协定也被无限期推延。

部长级会议中留下的巨大空隙使得外界对此次APEC峰会中举行的TPP谈判期望也随之降低。11月8日,在APEC首脑会晤开始前两天,12名隶属于TPP成员的代表会先在北京举行一次会晤,而出于对此次TPP成员会晤谈判结果不抱希望,原本应该是TPP成员领导人参加的峰会也降格为了代表级。

“TPP的谈判目前已经进入了深水区,作为一个被视作21世纪最高标准的贸易协定,TPP各成员在市场开放能力上的参差不齐也让这一协定能否最终达成困难重重。”一名参加该次会晤的新西兰官员说。而甘利明则更加直接地表示:“很难在年底之前达成日美协定。”

然而,达成协定的障碍也并非完全都在日方,作为TPP的主导力量,美国国会迟迟未能通过促成谈判所需要的贸易促进授权(TPA)也让参与TPP谈判的成员对该协定缺乏足够的信心。而随着美国中期选举结果的揭晓,同时丢掉了参众两院多数席位的奥巴马,更是难以在其任期仅剩的时间内得到国会的TPA授权。

这将有可能会进一步延迟以及危及整个TPP的达成。

FTAAP或是最大公约数

当TPP谈判步入深水区时,另一个涵盖范围更广、更易被所有成员所接受的亚太自贸区模型却正在浮出水面。

对于有着25年自贸区“从业经历”的APEC来讲,在吸取TPP这一“高端”合作平台谈判经验的同时,更紧迫的任务则是完成APEC建立的初衷,在以实现贸易和投资自由化的前提下,将APEC的运行规则提升至全面自由贸易级别,即亚太自由贸易协定(FTAAP).

因而,“共建面向未来的亚太伙伴关系”也成为了在北京举办的APEC领导人非正式峰会的主题。

“未来建成的FTAAP,将在制度安排上强调约束性和互惠性原则,以区别于非强制性的APEC;在内容上,强调超WTO规则,追求高质量的FTA;在规模上,将覆盖亚太整个区域,以整合现有的双边和次区域FTA。作为共识,在现实意义上,FTAAP被认为是服务于‘茂物目标’,有助于亚太地区实现一体化最终目标的一个重要工具。”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新兴经济体研究室主任沈铭辉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称。

源自APEC不同成员的不同发展情况,亚太地区的贸易模式也呈现出多元化和多轨化的特点。而这其中贸易协定的重叠与“踩踏”现象却影响着亚太伙伴之间的合作升级。

针对何种贸易形式最为适合亚太经合组织的未来发展,沈铭辉给出了自己的看法:“TPP代表了高质量、强约束的制度性合作。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则更偏向于东亚方式的合作,即自愿、灵活、开放和浅制度化的功能性合作。”沈铭辉认为:“TPP和RECP可以作为实现FTAAP的两条互补性的路径。根据模型的情境模拟,在静态上这两条路径都可以实现FTAAP。从动态上看,两条路径给区域内国家提供更多选择。”

APEC应该充分发挥其在亚太成员之间的协调性和凝聚力,为弥合这些分歧做出努力。在这一前提下,建立FTAAP则很有可能会成为APEC 21个成员之间的最大公约数。“(FTAAP)将有助于整合该区域中目前所运行的双边或多边合作机制,减少重叠和破裂的风险。”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关于APEC筹备情况的通气会上说。

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亚太地区的核心国家之一,中国在APEC的“升级换代”当中也将扮演重要角色。为了让FTAAP这一模型更具综合实力,中国政府还辅助以其它经济一体化方案——一路一带;而为了弥补亚太各经济体之间的发展差异,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于10月24日创立,为亚洲各经济的基础设施建设提供重要融资渠道。

一个涵盖成员更加广泛,性能更加完善,资金更加充沛的自由贸易综合体正在成为APEC成员之间未来关系的新模型。

据沈铭辉介绍,到2025年,TPP路径产生的年收益将为2950亿美元,RECP路径产生的年收益将为5000亿美元,整个区域的FTAAP将产生19220亿美元。从动态上看,两条路径给区域内国家提供更多选择。

在结束APEC峰会后,其中半数领导人又将踏上飞往缅甸内比都的旅程,参加在那里举行的东亚峰会、东盟10+3会议,在此大约3天之后他们又将会聚于澳大利亚布里斯班,与出席G20的其他地区领导会面;而亚洲会选择哪一种模式作为其未来发展的路径,则是全球领导人们最为关切的话题,而答案也将在此次APEC会议上揭晓。

衬衫订做价格

天津T恤衫定做价格

T恤衫定制工厂

河北订做T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