衬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衬布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遭遇房事凤凰原创大赛[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07:00 阅读: 来源:衬布厂家

1、门“哐当”一声关上了。柳飞端着酒杯的手抖了抖。看着老婆王芬的背影,他想象着她因愤怒而有些扭曲的脸,不由长叹一声,一仰头把满满一杯酒倒进嘴里,顿时嗓子“腾”地犹如一把火呼呼地往下窜。好喝两口的柳飞从来舍不得买好酒,喝酒也不讲究个下酒菜,有时半碗萝卜干照样喝得有滋有味。至于酒总是到城西郊结合部的王三纯粮酒坊买的壶装散酒,多年前柳飞刚到海城打工时才5元一壶,这几年一年一个价,现在快涨到30元了,据叫苦不迭的王三却哭丧着脸说,30元还不赚钱。粮价一天一个价,如今什么东西的价格不是火箭似的一个劲往上窜,很快就要35元一壶了。柳飞为喝酒的事没少跟老婆王芬吵架。可柳飞什么事都能让着她,戒酒的事万万不行,整天累死累活的一天下来骨头散了架似的,就剩这唯一的爱好和慰藉了。

王芬摔门而出,还是因为买房子的事。柳飞和王芬有两个孩子,老大是个女儿,在另外一个城市的酒店里打工端盘子,20岁不到就嫁人了,男人是个安徽籍的厨师。柳飞两口子只知道女婿家里穷得咚咚响,30多了不知怎么把自己的女儿给哄上了手,结果女儿肚子大了。遇上这种事,养女儿的人家就自觉矮了一截,只好顺水推舟同意了这门有些窝心的婚事。柳飞和王芬身边7岁的儿子是个二胎,眼看暑假一过儿子就要读小学了,因为没有城市户口,在城里没有房子,儿子小虎要到14里外的民工子弟小学读书。而柳飞一家租住的南园湖商业街十字路口北就有一家实验小学分校,离他们租住地才5分钟不到的路程。

要想进实验小学,得有市区的房产证。柳飞来海城打工14年了,依然没有买得起一间房子。这么多年勒紧了裤带死命地省吃俭用才省下不到8万元。几年前,有一个在商业街做杂货批发生意的盛老板要去浙江叔叔那帮助照应厂子,得知柳飞想买房,主动找到柳飞愿把商业街一套87平的房子低价卖给柳飞。柳飞也动了心,已经开始四处打电话借钱交首付,那时柳飞手里的存款只有6万多,离首付还差近两万。可妻子不知在哪听说房价还要大跌,恐怕要跌去一半价,说不定过不了几个月,买那套房子交首付一分钱都不要借了。柳飞买房子的事就这样耽搁下来,盛老板很快就将房子脱手去了浙江,几年过去,房价呼呼往上冒,如今那套房子早已翻了两番多。每当柳飞两口子吵架,王芬骂柳飞窝囊,打工十几年连间房子都买不起,柳飞心里窝着的火“腾”的就上来了,而王芬知道自己说漏了嘴,立即闭嘴,像做了见不得人的事似的,灰溜溜的躲到一边不再吱声。想起那房子的事柳飞就长叹不已,借酒消愁。老祖宗真是高人!有先见之明,早预言在先嘛,女人真是他妈的头发长见识短呀!

2、柳飞在一家私营的机械厂当翻砂工,一天要干十几个小时,翻砂工是个出大力气的活,虽然辛苦,可满打满算一个月下来只要不旷工能挣2600多元。妻子王芬在离家不远的海城农副产品批发市场给一个山东批发生姜的老板看摊,不管饭一个月才1000元。不过活计倒是轻松。这天连续加了几天班的柳飞刚回家扒拉了几口饭在床上躺下,桌上的手机就着了火似的唱着《好日子》在桌上“呜呜”跳个不停。刚要入睡的柳飞没理睬,肯定是今晚王芬的老板又有货车运生姜来了,王芬在加班要迟些回家,所以懒得接。以为一会手机就不响了,可电话依然不依不饶地受了委屈似的响个不停,柳飞这才不情愿地抓起手机,刚把手机抓到手里,按下了接听键,电话里就传来一个女人的尖利骂声,夹杂着一个女人嗷嗷的嚎哭声,柳飞听出是妻子王芬的哭声,头立即炸了,出事了。赶紧披起一件黄大衣下床,推了自行车就往批发市场一路狂蹬……

真的出大事了。赤条条冻得直哆嗦的王芬是被柳飞用大衣裹着带回家的。到了家还筛糠似的抖个不停,脸上几条被挠过的指甲印早已渗出血来。王芬跟菜市场卖肉的胡二在床上被胡二老婆蒋二凤堵在床上捉了现场,人高马大的蒋二凤拎着一丝不挂的王芬在屋外又踢又打,胡二哭丧着脸不敢往前走一步,更不敢吱一声。泼妇似的蒋二凤放了狠话,你个吃里扒外的龟孙胡二癞子如果敢护着这个不要脸的婊子,看我敢不敢割了你的鸡巴喂狗……

王芬被捉奸的事一连几天都成了批发市场那些商户们的笑谈,自然王芬也没脸再去那上班了,只好整天窝在家里洗衣烧饭。

其实王芬并不是那种裤腰带随便松的女人,在批发市场给人看摊几年,口碑一直不错。与那些做生意的也混熟了,王芬是个手脚灵快的人,有时生姜批发生意淡了,见隔壁的摊位忙着,勤快的她总会走过去主动搭上一把手,从来不谈一分钱钞的,倒也赢得了大家的交口称赞。每每有新鲜蔬菜上市批发了,那些得过王芬帮忙的人家总忘不了从自家堆成山的蔬菜仓库里拎上一袋蔬菜架到下班时王芬的自行车后座上,王芬客气退让一番,也就心安理得收了。下次再遇到人家要帮忙,自己手里闲着,手脚就更加麻利。谁也没想到这样一个本分勤快的女人会睡到一脸横肉整日色迷迷的胡二家床上,并且被胡二那五大三粗的老婆给捉了现行,羞辱后还暴揍一顿。

王芬之所以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来,还是因为房子。胡二的猪肉摊离她看的生姜批发部不远,无事时就聊开了,王芬听说卖猪肉的胡二手里有三套房子,很是敬佩胡二会赚钱。这天,王芬无意中听说,最近,因为儿子大学毕业后在南京找了工作,胡二想卖掉一套房子,好给儿子去南京买房。得知消息的王芬一听立刻来了精神,两人一拍即合。中午王芬跟着收摊后的胡二去看了那套房子,王芬一看立即喜欢上了那套房子,让胡二便宜些卖给她,忘不了他的恩德。胡二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于是晚上胡二再邀请她去看看房子,她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再说,活该倒霉,胡二老婆上天回乡下娘家吃喜酒,本来还要过一宿才回来,哪知那天有个亲戚是开着私家车去的,就顺路把胡二老婆带回来了。老婆回家没见胡二在家也没太在意,以为他又上哪看别人下棋去了。正好有个邻居来串门,没看到胡二就多说了一句,咦!胡二带着个女人去看房子这么晚了还没回来呀?于是蒋二凤就去了那套要卖的房子……

3、自从王芬出了那件丢人现眼的事后,柳飞也整天灰溜溜的,走路都低着头。现在最紧迫的是将买房的事提上了一个重要议程,赶紧买一套房子搬出去,柳飞和王芬恨不得立即就买下一套房子。这天,沉默了多日的王芬主动提出去海城市邻县白岩县的王芬舅舅家借钱。王芬的舅舅多年前曾得过一场大病,唯一的儿子大学毕业后留在广州工作。王芬那时刚初中没毕业,辍学在家没事的她就被母亲派去服侍住院的舅舅半年多。也就在那年死里逃生的舅舅康复后,在王芬回家时拉着她的手,声称以后有了难处尽管来找舅舅。舅舅果真没食言,王芬出嫁时舅舅来了一趟,给了王芬500元,那时乡下人出人情才20元,500元对王芬来说简直就是一笔巨款,舅舅一再关照500元是给芬儿的,可还是被王芬妈扣下了400元。小王芬2岁的弟弟王小马刚相了门亲。所以王芬出嫁临出门时哭得很伤心,左邻右舍们都说王芬这丫头没白养。善良,是个孝顺的姑娘,哪知道王芬是哭那被妈短下的400元。王芬提出借钱后,柳飞没反对,觉得一个女人独自出门不放心,想想还是请了一天假陪王芬一起去,借到了钱他一个男人带着也安全。

连王芬也没想到,到舅舅家借钱这么顺利,舅舅告诉王芬,因为她表弟去年在广州刚买了房,手头只有5000元,让王芬两口子先带回去,到时不够再帮着想办法。

王芬好久没这么开心了,谢绝了舅舅的再三挽留,要立即赶回海城市。再说,柳飞只请了一天假,第二天无论如何也不能再旷工了。柳飞小心地把借来的5000元用报纸包好藏在内衣里侧缝的一个口袋里。当初缝那个口袋时,柳飞笑话王芬,恐怕一次也用不上,这回真的用上了。

兴冲冲的柳飞两口子赶到车站时,早已经没有了回海城的班车,再回头去舅舅家还要花20元车费。两人也有些不好意思再去,因为去舅舅家时,王芬没舍得让柳飞买礼物,只是拎了两瓶海城的特产陈皮酒,才不足30元。

两人买了四个馒头啃了,因为两口子一条心都朝着一个共同的目标——一套房子奔跑,谁也没觉得苦,啃着馒头反而很开心。

夜渐渐黑了,王芬建议就在车站候车大厅凑合一夜算了,可柳飞觉得好像有人老跟着他们,担心身上刚借来的5000元,最后下了很大的决心,走街串巷差不多两个多小时才找了一家小旅社住下。

两人在白岩县城的小巷子里找到的是一家私人小旅社。50元一晚,刚开始小旅社的老板以为他们是一对偷偷幽会的男女,左看右瞧不像。得知他们还没带结婚证,正犹豫着要不要挣这50元,看着王芬手里剩下的馒头,老板不由得动了恻隐之心,让他们两口子住下来。

房间不大,里面摆着两张床,收拾得倒也干净。两人简单洗了就躺下了,关灯后,柳飞摸到王芬床前,把王芬往里推了推。自从那次胡二家的事后,两人晚上上了床总是背靠背谁也不理谁。即使没发生那事之前,两人也很少过夫妻生活了。儿子7岁了还挤在他们的床上,有一次,王芬边择菜边和几个女人聊天,不知怎的聊到了不久前发生的那场地震。在一旁玩的儿子小虎说,昨晚我家也地震了,王芬和几个女人一时没明白过来,当小虎说夜里他家的床也晃得厉害时,王芬的脸火辣辣的,赶紧收拾了东西回屋里,那几个聊天的女人都开心地笑了。

两个人很快剥光了衣裳,就像被扔在岸上的两条鱼拼命怕打着,酣畅淋漓,呻吟着的王芬忍不住兴奋得嗷嗷叫出声来……就在这时灯亮了,柳飞头“嗡”的一下,赶紧一把扯过被子盖住了身下的妻子。

柳飞和王芬被几个穿制服的带到一个房间里。王芬说,我们是两口子,两口子干这事你们也管?一个刀疤脸恶狠狠地说,两口子?结婚证呢?抓住了都说是两口子,抓不住就恨不得乐得把房顶都给掀了。这样吧!念你们是初犯,罚款5000!

王芬和柳飞都惊得张大了嘴巴,以为听错了。

不想交是不是?那就各自拘留15天!一个瘦高个吐了嘴里的香烟不耐烦地说。

我们真是两口子,我们是……柳飞话还没说完,脸上“啪”地挨了一巴掌,耳朵震得嗡嗡响,眼里直冒金星。他不由得后退了一步。

是不是两口子不是你们说了算,也不是我说了算。这样吧!天亮了,如果你们真是两口子,带着结婚证去海潮路上的派出所把5000元领回去。一个板着脸一直没吱声的警察说。

交了5000元,两人呆傻傻的一直坐到天亮,谁也没说一句话。

柳飞一回到海城的出租屋,翻到他和王芬的结婚证,水也没顾上喝一口,几乎是一路狂奔到海城市车站,又挤上了去白岩县的汽车。

柳飞在海潮路派出所把结婚证递上,气喘着说,我来领我的5000元。两个警察听了莫名其妙。

柳飞只好结结巴巴把昨夜小旅社的的事说了一遍,这回两个警察终于听明白了。摇着头说,昨晚我们局里没有扫黄行动呀!

柳飞僵在那儿,被雷击了一样,泪哗哗地流了下来。

失魂落魄的柳飞又敲开了那家小旅社的门。小旅社的老板抬起满脸皱纹的脸看到柳飞大吃一惊,倒吸一口气后明白了。转身掏出50元递上。小伙子!自认倒霉吧!我昨晚看着那伙人就不像警察,哪有警察收了罚款还给退的,听说那卖淫嫖娼的钱都是上交国库的。你两口子一定是身上的钱早被那些混混盯上了,才遭了暗算。想开些吧!就当生了一场大病,即使找到他们你也是惹不起的,一个个都是不拍死的角色。回家吧!劝劝你老婆,就当害了场大病。

柳飞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家,他没有在王芬面前淌一滴眼泪。

4、离开学的日子越来越近了,王芬整天像丢了魂似的,什么事也不做,每天在外闲逛。柳飞怕她再出事,也不过问她,更不敢在她面前再提买房子的事。

几天后,忙得团团转的柳飞回到家,没看到王芬也没看到儿子,家里冷锅冷灶的饭也没烧。正要淘米做饭,却看到王芬签好字放在桌上的离婚协议书。协议书是电脑打印的,看来王芬早有了离婚的念头。

晚上,王芬带着儿子回家了,给要开学的儿子买了新书包还有几套新衣裳,儿子乐不可支地说,妈妈今天带他去了麦当劳。柳飞知道这次这个家真的保不住了,默默地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王芬离婚后,嫁给了南新湖商业街上修鞋的潘石泉。潘石泉今年快奔五了,10年前的冬天,他老婆早晨上菜市场买菜时被一辆渣土车撞了,一命呜呼。保险公司给赔了35万,南新湖的人们都以为潘会再找一个女人,潘虽然是个修鞋的,可在商业街后街上有自己的三间大瓦房。没想到潘老婆死后绝不提续找女人的事,每天守在鞋摊上,挣了钱一心一意供女儿读书。潘的女儿小娟很争气,如今上海某名牌大学毕业,分在南方大城市的一家医院里工作。小娟成家立业后几番要把潘带到上海去,潘死活不肯,对女儿说,你有这份孝心我就知足了,你说我一个修鞋的老头子到上海什么也不能做,只会给你丢脸。无奈的女儿出资给潘在南新湖商业街南段买了一间两层的小门面,楼下成了修鞋门市,上面住人。

5、柳飞的母亲谢巧儿进城照应孙子小虎上学。没几天就病倒了,柳飞忙得焦头烂额,下了班就带着儿子直奔医院。这天,精疲力尽的柳飞刚在母亲床边打个盹儿,突然有人喊,你是唐海吗?见无人应,这才尴尬地走了,边走边扭头看着,老头边走边不时回头,嘴里自言自语着,真像呀!柳飞看着这个不时回头,60多岁的老头有些莫名其妙。这时只见床上的妈妈醒来,看着老头远去的声影,大声骂了起来,你神经病呀!这不是你的儿子!柳飞看着妈妈有些气急败坏的样子,有些发愣,在柳飞的印象中妈妈从没发过这么大火。远处的男人这才住了嘴,赶紧走了。柳飞这才得知,昨天妈妈去楼下透口气,遇到了这个城里的老头,老头盯着她看了半天,还问她是不是灵石县谢庄的,谢巧儿说他认错人了。

这天,柳飞又去医院送饭,刚到门诊大楼下,一个人拦住了他。柳飞一看,原来是昨天认错人被妈妈痛骂的老头。老头说,你老家是不是300里外灵石县谢庄的。柳飞说,我是灵石县王村的,原先叫柳村,不是谢庄的,不过我外婆家是谢庄的。老头一拍头发花白的脑袋,激动不已地说,这就对了,这就对了!你妈妈是不是叫谢巧儿。柳飞说,对呀!一点没错,你认识我妈妈?老头听了却抹起了眼泪,仰头长叹一声,唉!几十年了,没想到还能遇上她。老头说他叫唐石宏,家住海城市,是海城机床厂的退休老工人,说着就匆匆走了丢下柳飞一个人一头雾水站在那发呆。

柳飞来到妈妈病床前,把在楼下又遇到昨天认错人的老头的事说了,没想到话还没说完,妈妈的脸色就变得很难看,赶紧不再往下说了。

6、柳飞晚上去陪护妈妈时,刚要推开门,听见了妈妈病房里的大声争吵声。你滚远点,越远越好,我根本不认识你,他也不是你的儿子,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你别再骗我了,我知道这么多年是我对不起你,可我当年也是实在迫于无奈呀!40多年都过去了,你就不肯原谅我一次?我第一眼看到他,就知道他是我的儿子,他和唐海长得一模一样,我以为是自己产生了幻觉,看错了。没错!可我的海儿永远留在了千里之外的雪山上,再也回不来了。老头哽咽着说。病房里一下子静得怕人,一会老头又继续说,儿子海儿大学毕业后在市机械研究所工作,可这孩子不知怎的喜欢上登山运动,38岁了也没成个家,给他唐家留下一儿半女。两年前在去西藏登山时突然遭遇雪崩……她妈妈因承受不了中年丧子的打击,悲伤过度,半年后因心脏病突发也撒手离我而去。这难道真是遭了老天报应……老头泣不成声。

原来唐石宏当年在谢庄插过队,还在柳飞外公家住过。情窦初开的谢巧儿和村里许多姑娘一样暗暗喜欢上了城里来的唐石宏。晚上,两人经常偷偷溜出去在村后的小树林里约会。在一个初夏的夜晚,谢巧儿把自己女儿身给了唐石宏……之后一连几日都没见到唐石宏,谢巧儿几天后才得知,就在她和唐石宏偷吃禁果后的第三天,知青开始大返城。谢巧儿气得偷偷哭了几夜,更没让他想到的是18岁的她怀孕了。幸亏没几天柳村老实巴交的柳大筐上门来提亲。出乎所有人意外的是,一向眼角很高的谢庄最俊俏姑娘谢巧儿想也没想就答应了这门亲事,不到一个月就嫁到了柳家那个穷家。结婚后,柳大筐对她的怀孕一点也没怀疑,家里什么事都由着她,有点好吃的也省着留给她。有一年冬天,柳大筐上街卖地瓜种,自己舍不得吃一碗面条,却买了两个大油饼包好了放在怀里带回家给谢巧儿,步行几十里路回到家,怀里的两个油饼还暖暖的。村里男人都说,柳大筐一定八辈子没碰过女人,把自己的老婆宠坏了,村里的女人们则叹着气嫉妒得直叹自己命苦,恨不得下辈子也做一回柳大筐的女人。柳大筐和谢巧儿在柳村恩恩爱爱过了40多年,柳大筐一辈子也没在谢巧儿身上碰过一个手指头。越是这样,谢巧儿越是内疚不已,她一辈子的心病就是犯了一个女人最不该犯的错。谢巧儿和柳大筐后来又生了三个孩子,都是丫头。柳大筐对她好了一辈子,谢巧儿自责却没给他生一个儿子。去年春上,柳大筐得了肺癌,发现时已是晚期,没过两个月就过世了。临终前,瘦骨如柴的柳大筐拉着谢巧儿的手紧紧不放,哭得差点背过气的谢巧儿几次想说出柳飞不是他柳家的血脉,可柳大筐断断续续吃力地说,不哭,你身上掉下的肉也是我的孩子……我这一走,你要受苦了……原来,柳大筐什么都知道,他虽然不会用语言表达对谢巧儿的爱,可他骨子里一直疼着自己这辈子疼不够的女人,哪怕女人怀了别人的种,他也从心里原谅了她,一辈子待她好,宠着她,护着她。

7、谢巧儿始终不肯原谅唐石宏当年的不辞而别,这辈子她的心中只有一个男人柳大筐,其他男人即使给她一座金山她的心中也容不下他。谢巧儿出院后,带着孙子小虎回谢庄读书了,得知消息的唐石宏匆匆赶来送行还是扑了个空。唐石宏得知柳飞在海城打工多年,离婚后一个人拉扯着儿子,还租着别人家的一间房,日子过得捉襟见肘。为了弥补自己的罪过,愿意将海城市自己一套98平米装修好的新房子过户给柳飞。第二天,唐石宏在房产交易中心门前等了半天也没等到柳飞,得知他回乡下后,又电话告知,不管什么时候,房子都是你的,我等着你。

面对唾手可得的房子,柳飞没有被这突然的幸福击倒,却不想要城里的这套房子,他知道即使他在城里有了房子,可他的根还在乡下。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