衬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衬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你走了灯没熄-【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9:21:59 阅读: 来源:衬布厂家

你走了,灯没熄

谨以此文怀念世纪老人【人民作家】巴金

2005年10月17日19时零6分,中国一代文学巨匠、“人民作家”巴金在上海平静地离开了尘世。惊悉此讯,悲感交集,继冰心之后,又一位文学大师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把他毕生的财富全留下来,无声无息地走了。

“我们要在火场上辟出美丽的花园。我离开河岸时,一面在吞眼泪,我仿佛看见了火中新生的凤凰。”这是巴金在他的散文《火》中说的。读《火》时正是我青春最澎湃的岁月,那时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激情,读着读着便热血沸腾了。那是怎样一篇激扬的文章啊!青春因“火”而燃烧。火,还是火——在国破家亡外敌入侵的时代,除了燃烧还能是什么?只有让自己迸发出战斗的火焰,才能呼喊出时代的最强音。

巴金1951年在《家》的《后记》最后一行写道:青春是美丽的东西,而且这一直是鼓舞我的源泉。的确,正是这种不息的源泉,鼓舞着巴金也鼓舞着《家》《春》《秋》里面所有的青年人。叛逆、出走、不屈、抗争等等要素始终和这些主人公们不分离,他们为我们唱出了一首激流年代的长歌。

对于许多人来说,巴金是写作言情小说《家》、《春》、《秋》的翩翩文学青年,是写作真话日记《随想录》的垂垂思想老者,是珍惜学生爱国热情的良知守护者。

我读巴金已有多年,从小说《家》、《春》、《秋》到《雾》、《雨》、《雷》、《电》、《寒夜》,以及他早期的“域外小说”,他真挚、激昂的描述常常使少年的我沉迷其中。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花城出版社曾经推出一套“人生文丛”,收的都是现代作家的散文,其中有巴金的《巴金美文——诚挚人生》。诚挚或许如此,美文当非巴金之风格。巴金说过:“我的文字毫无含蓄,很少有一个句子里包含许多意思,让读者饭余茶后仔细思索,慢慢回味。”由此可见,他不以惊艳美文、幽默随笔见长,他仅仅是“有话要说”。于是有了《随想录》的传世,于是有了建立“文革博物馆”的异想天开。现在读《“遵命文学”》、《“长官意志”》等文章,虽然辞意浅陋,但真情流露,实现了他讲真话的理想。学者傅国涌如是说:“他的《真话集》虽然没有多少深刻之处,却也走出了‘假’、‘大’、‘空’。我们今天依然尊敬这位老人,主要不是因为他的文学作品,而是他的忏悔、他的自省、他说出真话的勇气与真诚。”

确实如此,文学不是抚慰品,不是按摩椅;文学是向阅读者诉说自己的愤怒的呐喊和良心的呼声。文学是让阅读者重温语言的初始意义,那就是言为心声的人生见证,说话,说真话,而且是说出真相。在这种意义上来理解巴金,他永远值得我们敬重。巴金倡导的“文革博物馆”没有半点着落,但他以自己的文字、用纸和笔——整整一部《随想录》,建立起一座个人的“文革博物馆”。这样的“文革博物馆”千年不坏,每睹每新。

多年前,巴金就说过这样一番话:“长寿不是一件好事,是一种痛苦。”偏偏造物弄人。有学者称:巴金真正的文学生命早就结束了。上海学者郜元宝说,巴金的作品至今仍有不可替代的价值。郜元宝认为巴金是在新文学的严肃文学系统内部具有通俗倾向的作家,他成功地将西方现代文学的人道主义精神融入中国新文学中,没有生吞活剥的痕迹。

百岁老人过世,可谓喜丧。无论世上的人如何盖棺论定,巴金的意义永远存在。虽然他没有鲁迅的忧愤深广,也没有茅盾的鞭辟入里,但他以自己的激情、自白式写作感动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国青年,《家》、《春》、《秋》风行数十年,依然不衰,就是最现实的例证。

也许,现在快节奏的生活方式已经使新一代的大多数人不能理解大师的作品,但是经典是永恒的。惟有细细品读,才能让我们真正理解属于大师的那种情怀,才会永远将大师的作品与大师本人留在心中。

俗语说:人死如灯熄。但对于世纪老人、“人民作家”巴金来说,却是:你走了,灯没熄!

如今大师静静的去了,就让我们用阅读来为这位大师送行,让他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宁德西服定做

商丘工服设计

东营工服设计

安徽职业装订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