衬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衬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西藏军区原司令员在艰险边防巡逻道上殉职《资讯》

发布时间:2020-11-09 17:32:51 阅读: 来源:衬布厂家

西藏军区原司令员在艰险边防巡逻道上殉职

道路艰险

雪山之巅,那名快乐的守边人

2011年10月26日,记者跟随杨祥国三天两夜踏上巡逻道。

无论是在和他的面对面交谈的亲身感触里,还是与其他战士的侧面了解中,记者最难忘的,就是他一阵接一阵、乐此不疲地哈哈大笑。

杨祥国负责的巡逻地段,堪称西藏边防最险最远最苦的巡逻道:全程要经过200多处危险路段,翻越3座5000多米的雪山。其中前往XX点的巡逻道基本上沿陡峭的山崖行进,几十公里的道路上,有10多公里都是手脚并用,上下攀爬,全程要经过8处泥石流冲沟,37处要借助攀登绳、26处需架设悬梯。一路上随处是刀锋山、老虎嘴这样的天险绝路,还会碰上毒蛇猛兽、泥石流和雪崩等危险。连队进驻以来,已有包括西藏军区原司令员张贵荣烈士在内的3名官兵在这里以身殉职……

离开连队记者一直在想,按现如今都市人的生活幸福指数来衡量,杨祥国的条件算不上幸福指数高的人,在这样艰苦的环境里,他的笑容从何而来?

记者一直在思索。

“宁让我身高矮一公分,也不让祖国的主权丢失一分,领土缩小一寸。”

可能是知道我此行的目的,战士们边行走,边靠近记者聊起来。四班副班长李江说,巡逻道充满苦难,可这么多年,没有一次半途而返。

就说2007年5月那次巡逻吧,我和杨祥国一起向着A山谷进发。烈日灼得头皮发麻,山路陡得只能斜着身子往上攀,峭壁只能侧身而过,肩上的东西压得路上只剩“咯吱咯吱”的喘气声。山谷乱流纵横,山林荆棘丛生,战士们时而攀岩而上,时而抓着草根小心翼翼。

一路的小雨浸湿了战士们的衣服,当来到“鬼门关”时,走在队伍前面的杨祥国不时提醒战友减慢速度,脚下踩稳……

“鬼门关”坐在悬崖边上,只能容下一只脚艰难移动前行,一边是笔陡的山壁,另一边是数百米深的悬崖,加之山体里的水从石缝里渗出,一年四季冰滩纵横,路面湿滑。2005年7月,一名战友就在这里壮烈牺牲。

“把身上的背囊放下,先送过去。”杨祥国一边把背包绳接在一起,拉成线形成护栏,一边叫大家脚踩稳、手攀紧一个一个过。

我刚好踩到一块松土,身体重心不稳就从崖边翻滚了下去。眼看就要到悬崖边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杨祥国几个箭步冲上去,一个前扑死死的抓住我的手,两人纷纷向下滑去,危急时刻他的猛地一只手抓住身边的一颗树枝,止住下滑。此时我的脚已经伸出了悬崖边,要是再晚一秒钟我就掉下去了。大家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扔下绳子,把我俩拉了上来。

脱离危险,吓得瘫在一旁的我已六神无主、全身冒着冷汗,看到大家默不作声,随行的军医考虑到安全无奈地说道:“要不这次巡逻就到这里吧?”

“巡逻少走一步,就意识着国土丢失一寸。”杨祥国站起来揉揉撞伤的胳膊,大声说道。在他的坚持下,五星红旗又一次巡弋在祖国的边境线上。

这样的经历,杨祥国在巡逻中有过许多次。每一次巡逻,都如一次新的探险。

一次,一场冰雨让“刀峰山”平均宽度不足40厘米的巡逻道像抹了油。杨祥国拉起攀登绳,把大家串在一起,硬是前推后拉走到巡逻点。一路下来,所有人的手与膝盖全部磨破,开路的杨祥国双手全是鲜血。但当大家一起描红标志物石头上的“中国”二字时,所有人都感受到内心深处奔涌的爱国豪情。

“前面就是2681点了?”记者跟在杨祥国身后,听他介绍忙问,“2681是什么特殊点吗?”“不是,只是路上的一个节点。这就如同马拉松赛选手定的标志物一样,到了一个点,再向下个点进发。”

“来,把枪给我。”记者闻声扭头一看,杨祥国正从一名战士身上往自己肩上挪枪,他肩上已多了两支枪。

“每一趟巡逻下来,杨祥国都要比别人多负重10多公斤。”入伍11年,因为长期负重巡逻,杨祥国脊柱开始变形,身高比当兵前还矮了一厘米(1.72米降低至1.71米)。

“身体都变形变矮了,你认为值吗?”休息时间记者问杨祥国,他嘿嘿一笑,“只要祖国领土没少一寸,主权没丢一分就值,别说我身体矮一公分,就是付出生命的代价又有何妨?”

“全身21处伤疤,47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然而与失去生命的战友相比,这些不值一提。”

一路险情不断,三个小时走了约一公里路。队伍来到一条瀑布脚下,杨祥国率尖兵组在前面探好过河最佳线路。

他腰系安全带,手拉安全绳,踩着没膝深的河水,一步步向对岸走去。突然脚下一滑,“拉紧绳!”“快,拽!”记者和战士们在后边一声惊叫,用劲拉绳子,找回平衡的杨祥国才又站稳脚根。

杨祥国是幸运的,战友是不幸的。2005年7月的一天,巡逻队到达“烈士崖”时突遇泥石流。面对险情,战士古怒一把推开战友次仁多杰,自己被无情的泥石流无情地冲下山沟。

指导员拉巴泽仁介绍,连队进驻以来,已有包括西藏军区原司令员张贵荣烈士在内的3名官兵在这里以身殉职。

1984年1月15日,踏勘这条边防巡逻线的西藏军区原司令员张贵荣,因突发高原疾病,拉着马尾巴倒在了边境线上。这位昔日作战勇敢,参加了辽沈、平津等大型战役的将军,在枪林弹雨中没有倒下,却被高原恶劣的自然环境夺去了仅49岁的生命。

记者坐在距离杨祥国不足60公分的对面,才留心到,他脸上竟然有三道伤疤。

“刚才多惊险,你不怕吗?”“这种险情巡逻路上到处都是,要是怕,就完不成任务”,他笑着说道。

2005年4月,杨祥国请缨随队巡逻某高地,一场小雨差点让他重蹈战友覆辙。

那天通过某山口时,狭窄的道路只能徒手紧贴峭壁通过,他小心谨慎,却因脚下的石头松动,被重重地摔到在悬崖边上,班长赵凌宇及时抓住了他,虽然有惊无险,后来卫生员替他包扎时才发现,杨祥国左膝被严重挂伤,其中有一处几乎都能看到骨头,而左眼处也被崖前砺石划出了一条长长的伤口,不停地流着血。

这个伤疤,斜穿过了左睛,那是他第一次历经生死留下的。这次教训和伤疤永久的留在了他的心里。就在那天他找班长“拜师”学技能,开始把所有的巡逻经验整理,然后融会贯通,把哪个路段需要哪些巡逻技巧吃透,也为他日后总结归纳整理出《边防巡逻遇险50个怎么办》、《边防巡逻情况处置40法》以及“巡逻心理训练法”、“负重巡逻体能分配法”等安全巡逻经验打下坚实基础。

团长苟平德告诉记者,他总结的许多实用经验,有的比教材还管用。杨祥国建议连队将陡坡冲锋、借绳攀登、负重下蹲等课目写入训练周表,采用模拟训练法,在营区周边设立类似于独木桥、刀峰山、一泄天等巡逻关卡的训练场,通过逼真的训练让官兵预先适应。每次组训,他总是练得最苦最凶,面对战友的不理解,他诚恳地说:“平时训练不过硬,巡逻时就怕出事。”

1

2

上一页

下一页

杭州做阴道紧缩术医院哪家好

宁波男科医院排名哪家好

杭州正规的无痛人流医院哪家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