衬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衬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京郊蔬菜私人订制单花雪莲

发布时间:2020-10-18 17:39:19 阅读: 来源:衬布厂家

京郊蔬菜私人订制

只要预付一定费用,轻点鼠标,新鲜的蔬菜就能按时送上门。作为近年新兴的行业,蔬菜“私人订制”已成为不少追求生活品质人士的选择。然而,对于商家来说,目标仅仅锁定高端消费者,毕竟市场有限,同时,更多寻常百姓也渴望吃上安全放心的蔬菜,能否让“私人订制”蔬菜更亲民,成了大众消费者的呼声。

蔬菜“订”着吃,讲究“高大上”

天刚蒙蒙亮,位于平谷区东高村镇南张岱村京东绿谷蔬菜产销专业合作社的无公害蔬菜种植基地就热闹起来,五六名工人手脚麻利地摘豆角、收茄子,迅速将这些新鲜蔬菜拾掇整齐后打包装车。

“这些蔬菜马上就要运给基地的会员,全是他们自己选的品种、配量。”基地负责人史卫军晒得黝黑的脸上满是自豪,“我们基地面积200亩,主要产品有甜豆、荷兰豆、甜玉米、西兰花、食用菊花、杭椒、西芹、西红柿等二十几个品种,80%的蔬菜都是会员‘私人订制',绝对保证品相和品质。”

史卫军所说的会员“私人订制”,就是消费者通过购买会员卡、缴纳会费等方式,进行预付费消费,就可以按照约定,定期获得产品和服务,类似于手机充值预付费业务。这种模式有一些显而易见的优势,比如供求关系稳定、供需双方交流多,有益于产品质量提升等。

该基地从2010年开始转型发展会员“私人订制”模式,从未出现过蔬菜滞销情况,每个大棚年收入六七万元。“实行会员‘私人订制'模式,是我们蔬菜种植旱涝保收的秘诀。”史卫军说。

如今,这一发展模式在京郊已非独有。位于平谷区马昌营镇诺亚有机农场,设施蔬菜种植约650亩,周年为1500多户家庭提供高端有机蔬菜。消费者购买会员卡成为会员后,根据农场提供的蔬菜分类菜单,选择自己喜欢和需要的品种,会员在家就可享用送上门来的新鲜菜。记者看到,农场装袋准备配送给会员的蔬菜,附着的泥土还清晰可见。“这些蔬菜都是刚从地里摘的,只简单地去掉泥土是为了利于蔬菜保鲜,保持蔬菜的原汁原味,同时也节约水资源。”农场工作人员小陈介绍说,在采摘后,工人对所有菜品进行分拣,挑出异型果、清理掉坏叶等,确保配送到客户家中的蔬菜品质。

种植高成本,卖出“贵族价”

一大早儿,家住朝阳区珠江帝景小区的孙颖,就收到了来自大兴区礼贤镇奥天农业的“蔬菜快递”,6公斤的包装盒里装着茄子、西红柿、豆角、香菜等五六种有机蔬菜,都是孙颖点名要的。

孙颖是公司白领,她爱人是医生,两口子都挺忙,平时没时间买菜。“新鲜蔬菜送上门,既方便又安全放心,价格贵点也值了。”孙颖说,不过对于这样“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生活,家里长辈并不认可,价格是市场蔬菜的好几倍,总觉得太浪费。

“我们的蔬菜价格高自然有高的理由。”平谷区锦华庄园蔬菜基地负责人孙金旺说,基地制定了一套严格的蔬菜种植管理体系,按照有机标准开展生产。基地将土地进行了全面改良,从源头保障了蔬菜品质,并引进了先进的有机种植技术和滴灌等设备,植株上方悬挂了粘虫黄板、蓝板,大棚上罩上了防虫网。这些措施,与蜜蜂授粉、微生物病害防治等物理或者生物类控制技术一起,确保了产品的质量安全。同时,他们还建立了完善的监控体系,每个大棚的生产工序都有详细记录。

记者此前调查还了解到,平谷区诺亚有机农场对会员推出的季卡、半年卡、年卡3大套餐10种类型,价格从4250元到2.4万元不等。高品质的蔬菜,虽然让不少消费者实地参观后都动了心,但同样高端的价格又让普通人家望而却步。任静是一位3岁孩子的妈妈,自打有了孩子,她对食品安全格外关注,能让孩子吃上安全放心的蔬菜是她最大的心愿。“一个季度4000多元的价格,实在让我们这些工薪阶层支付不起。”任静有些无奈地说,“蔬菜价格太高了,吃不起啊。”

菜价缘何高,物流占大头

一边是消费者期待高端订制蔬菜降下身价,另一边却是园区、企业的高种植成本。近年来,随着“舌尖上的安全”越来越受重视,不少蔬菜基地都看准这个商机,推出了蔬菜订制业务。国内生鲜配送虽然起步较晚,但对一些具有较好经济条件、对食品安全追求较高的市民来说,还是很有市场。可即便如此,对于更多的从业者来说,这个市场目前还处于“看上去很美”的阶段。

“随着会员队伍的不断壮大,不少问题和矛盾都开始显现。”说这话时,孙金旺不禁叹了口气。在他看来,配送问题就是一道难以逾越的槛儿。锦华庄园提供给客户的蔬菜基本上是定点送货,如果走快递,显然成本较低,但国内目前的物流服务状况让他十分担忧。“即便把蔬菜放进泡沫箱,层层打包,损耗率仍然很高。”对此,家住石景山区的宋先生也深有感触。去年,他曾在怀柔的一家农业园区缴纳了会费,享受了订制蔬菜的服务。他说:“什么都挺好,就是每次快递送到家来的蔬菜总有不少挤烂了、摔裂了,损耗率高达50%,让园区给调换太麻烦。会员卡到期后我就没再续费。”

京东绿谷负责人史卫军则感叹运行成本的压力不断增加。他边翻账本边说,合作社以前也曾尝试发展散户宅配,但分布在全市各个区县的会员菜都需要定点送货,会员增加,送货点分散,物流成本也随之大幅攀升,加上汽油、人工、农资等价格上涨,给会员“私人订制”这种销售模式的发展带来不小压力,为此他们现已改为发展送货地址相对集中的集团会员。

同样,为节约物流成本,锦华庄园现在也以发展集团会员为主,采取50份起订的团购模式,直送到单位,而非快递入户。孙金旺给记者算了笔账,基地每年仅人工工资就要支出230万元,再把汽车油费、折旧费加在一起,每年送菜上门的物流成本就在几百万元。如果采取每家每户送上门的方式,成本还将更高,基地很难负担。

发展要持久,就得降身段

对于农业园区和企业遭遇的“两头不讨好”问题,常年驻扎在京郊各个农业绿控基地和标准园区的市植保站蔬菜专家郑建秋认为,首先要提升消费者的信任度。是不是花了高价就能吃到正宗的有机或绿色蔬菜,一些市民对此心中存疑。“如今,食品安全问题发展到现在,公众对蔬菜品质和安全的关注远远超过了对价格的关注。”他说,“光有认证证书是不行的,得让消费者亲眼看到生产过程,这样对蔬菜的安全品质才能放心。”

在郑建秋看来,蔬菜产业要想获得更长远的发展,就要改变传统的种地、卖菜的思维,要重视市场的培养。要想打消消费者的顾虑,就要让一项项绿色防控技术看得见、摸得着,还可以通过在温室大棚里安装摄像头,实现生产过程的全程视频直播,让消费者通过网络视频能看见自己家吃的每一棵菜是如何种出来的。

对此,孙金旺和不少业内人士也在发展过程中逐渐感悟到,仅仅把目光盯在高端人群上是不行的。一位业内人士透露说,他们调查发现,真正的高收入人群应酬多,很少有人每天会在家做饭吃,要想获得更大发展,还是要降下身段,迎合普通消费者,他们才是蔬菜消费市场的主力军。

“让‘私人订制'蔬菜价格更亲民也不是没有可能,我们正在探索把散户捆绑式营销模式。”孙金旺透露说,他们正在和某社区连锁便利店企业接洽,希望在便利店搭建平台,实现社区大宗团购。他说:“相信在不断探索的道路上,一定能找到企业利润和消费者期望值的平衡点,让安全高品质蔬菜走进千家万户。”

专业治疗儿童白癜风的医院

合肥治癫痫病多少钱

武汉的白癜风的医院

治疗肝癌医院的排名

相关阅读